全国客服电话
010-87162979

智库论坛|马建堂:践行“晋江经验” 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1.bmp

7月14日,“民营经济创新发展高峰论坛”在福建省晋江市举行。本次论坛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福建省人民政府指导,福建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国研智库、泉州市人民政府主办,晋江市人民政府承办,论坛主题为“深入践行‘晋江经验’,聚焦实业、专注主业,促进新时代民营经济创新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作书面发言,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代为宣读。以下为马建堂书记的讲稿。


践行“晋江经验”

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在“民营经济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2019年7月14日,福建晋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   马建堂

“城枕三峰百堞开,苍溪数曲绕楼台。”明代晋江诗人黄克缵的这首《咏晋江》,描绘了千年古城晋江的秀美风貌。当代的晋江,更是一颗镶嵌在闽南大地的璀璨明珠。今天,我们汇聚一堂,举办“民营经济创新发展高峰论坛”,围绕“深入践行‘晋江经验’,聚焦实业、专注主业,促进新时代民营经济创新发展”这一主题展开深入讨论,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晋江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标兵、县域经济的领头羊和民营经济发展的热土,孕育了十分宝贵的“晋江经验”。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时,曾于六年内七次深入晋江调研,并于2002年系统总结了以“六个始终坚持”和“正确处理好五大关系”为主要内容的“晋江经验”。习近平总书记的概括总结为我们学习和践行“晋江经验”提供了根本遵循。“晋江经验”最鲜明的特色,就是坚守实业,咬住发展实体经济不放松,持续推动传统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不断培育和发展新型实体经济。习近平总书记一贯高度重视实体经济发展,强调“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源泉,是国家强盛的重要支柱”。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之后首次调研、考察徐工集团时明确指出,“中国必须始终高度重视发展壮大实体经济,不能走单一发展、脱实向虚的路子”。

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推动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时代任务,认真学习、坚决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发展实体经济的指示极为重要。

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发展实体经济的重要指示,要做到行动上的自觉。这就要求我们必须从理论和实践层面,进一步深化对实体经济重要性的认识。

实体经济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体,是国民经济的基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写道,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就是生产物质生活本身。社会生产首先是物质产品的生产,在物质产品生产的基础上,逐步拓展到服务产品的生产,逐步衍生出虚拟经济。没有实体经济的发展,不仅虚拟经济将无所依托,现代化经济体系将无以构建,国民经济发展将无从谈起,甚至连人类的生存都会成为问题。

实体经济是一国国际竞争力的根本决定因素。回顾大国兴衰史,可以清楚地看到,新兴大国的崛起往往依托实体经济的强大,传统大国的衰落往往伴随着实体经济竞争力的下降。英国替代西班牙、美国替代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皆是如此。从1860年到1900年,美国工业生产从世界第四跃居第一,增长了六倍。1913年,美国工业产品占世界工业产品总量的1/3以上,比英德法日四国工业产品的总和还要多。目前,虽然美国的虚拟经济比较发达,但其实体经济依然十分强大。美国制造业劳均增加值是中国的7倍,考虑到美国制造业的结构优势和技术优势,美国制造业的强大绝非仅用制造业增加值的比重和总量所能衡量的。

实体经济是一国应对风险挑战的基本支撑。在开放经济条件下,一国的发展总会遇到内部和外部的风险,能否抵御风险,实现持续发展,决定于其实体经济的强弱。日本为什么会有“失去的二十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广场协议之后,日本出现了某种程度的产业“空心化”。数据显示,1985-1990年,在日本企业获得的405万亿日元融资中,64%投向了金融产业。与之相反,德国之所以能够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岿然不动”,就是因为德国有强大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在德国的经济结构中始终占有主体地位。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德国工业部门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一直高于美日英三国。尽管德国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也在提高,但德国服务业的发展主要依靠科技和管理。其比重的提高,反映的是产业升级背景下的制造业服务化,而不是虚拟部门的过度膨胀。

正是因为各国都看到了实体经济的重要性,近年来许多发达国家都制定了一系列战略和政策来推动制造业的回归和振兴。今年上半年,德国制定了《国家工业战略2030》,日本发布了《制造业白皮书》,美国发布了《未来工业发展规划》。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战的一个重要目的,也是促进制造业回归。

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发展实体经济的重要指示,要制定和实施正确的战略和政策。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基础和面临的挑战。

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具有雄厚的基础。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十年间,我们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继续推动工业化,使实体经济规模不断扩大,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国际地位逐步提升,制造业增加值在2000年、2006年、2010年分别超过德国、日本和美国。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做强实体经济、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国家重大战略选择,并做出一系列重大部署,着力推动我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2013-2018年,我国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速6.6%,2017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达到3.56万亿美元,是美国的1.6倍。2018年,按现价美元计算,我国工业增加值占全球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23.9%,占中等收入国家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55.0%。与此同时,我国制造业也加快了向中高端迈进的步伐。2013-2018年,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1.7%,快于工业增加值增速5.1个百分点。

但与此同时,我国实体经济发展也面临不少挑战。一是劳动力成本上升。随着经济的发展,劳动报酬的提高是一种必然趋势,加之人口老龄化,我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势头较快。2012-2018年,我国人均GDP增长约60%,而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却增长了约80%,高出20个百分点。

二是产业用地供给趋紧,土地价格较快上涨。根据自然资源部发布的数据,2017年我国新增工矿仓储用地12.28万公顷,比2012年减少8.07万公顷。2018年第四季度,我国全国重点区域和主要城市工业平均地价达到每亩55.6万元,比2012年同期上涨24%。

三是资源环境约束加强。经过几十年来高强度的开发,我国资源环境已不堪重负。进入新时代,人民群众对于良好生态环境的需求越来越高,对资源环境领域问题也愈发关注,政府对资源环境领域指标约束性越来越强。例如,“十三五”规划规定,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五年累计必须减少10%,二氧化硫排放量五年累计必须减少15%,分别比“十二五”规划提高2个和7个百分点。越来越强的资源环境约束,客观上会抬高发展成本。

四是关键和核心技术的“瓶颈”制约。目前,我国高端产业,如智能装备、自动控制、工业协议、高端工业软件等领域的一些“命门”仍掌握在其他国家手里。据工信部统计,在中国130多种基础材料中,52%依赖进口;95%的高档数控系统,80%的设计软件、50%的制造软件和95%的服务软件市场份额,由国外厂商占据。目前,尽管我国研发投入总规模已居全球第二位,但是研发投入强度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2018年,韩国、日本、美国的研发投入强度分别达到4.3%、3.5%和2.8%,而我国仅有2.2%。如果对比单个创新主体的投入规模,差距更加明显。根据普华永道公司发布的数据,2017年,在信息技术领域,美国的亚马逊公司、字母表公司的研发支出分别达到226亿和162亿美元,而同年我国互联网前100强企业的研发投入合计仅为157亿美元。在生物医药行业,美国的强生公司、默克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达到106亿和102亿美元,而同年我国医药制造全行业的研发支出只有79亿美元。

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发展实体经济的重要指示,需要采取有力有效的措施。这就要求我们以“晋江经验”为镜鉴,采取综合系统而又精准有效的举措,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优良的发展环境。

一要在构建公平竞争环境上下功夫。发展实体经济需要充分发挥公有制经济、民营经济、外资经济的作用,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晋江成功的一条基本经验就是“以市场经济为主、外向型经济为主、股份合作制为主、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从全国范围来看,也正是多种经济成分的共同发展,加速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工业化进程。民营经济和外资经济多集中在实体经济领域,没有他们的成长进步,就没有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成就。现阶段,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2018年,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合计达到4.8万家,主营业务收入接近24万亿元。

未来,我们要更加充分地调动各类所有制企业发展实体经济的积极性,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要实施最短负面清单制度,为各类市场主体提供公平的准入条件。要规范市场监管,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要公正执法,切实保护各类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

二要在优化政策上下功夫。利润率偏低是制约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促进各类资源要素向实体经济聚集,必须提高实体经济利润率。要通过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降低企业税费负担,为市场主体创造更大的利润空间。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两会”推出了一系列减税降费的政策,包括降低增值税税率、扩大抵扣、降低社会保障费、减轻所得税负担等。必须不折不扣地落实好这些政策。

同时,要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近年来,中国金融部门在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但总体而言“融资难”“融资贵”仍是困扰实体经济发展的难题。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提供的数据,2019年3月末,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56.9%,按照央行在2019年1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公布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5.69%)测算,非金融企业部门需要付给金融部门的利息相当于GDP的8.92%。要采取降准、降低实际利率水平、扩大直接融资、支持市场化创业投资加快发展等措施,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推动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三要在深化“放管服”改革上下功夫。“放管服”改革是一场重塑政府和市场关系、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习近平总书记将“始终坚持以市场为导向发展经济”作为“晋江经验”的重要内容。发挥市场的导向作用,就需要深化“放管服”改革,通过“简政放权”为企业创造更为广阔的自主发挥作用的空间。李克强总理在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的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今年要把工业生产许可证种类再压减一半以上,中央层面再取消下放50项以上行政许可,企业注册开办时间减到5个工作日以内。各地区各部门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进一步把该放的权力放下去、还给市场、还给企业。

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不是不要发挥政府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始终坚持加强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引导和服务”是“晋江经验”的重要启示。我们要准确理解和把握“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实质和内涵,在做好“放”的工作的同时,做好“管”和“服”的工作,做到不该管的不要管、该管的管到位、该服务的服务好。

四要在构建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社会氛围上下功夫。要弘扬“聚焦实业、做精主业”的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期间参加福建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做企业、做事业,不是仅仅赚几个钱的问题。做实体经济,要实实在在、心无旁骛地做一个主业,这是本分。”与市场上各种挣“快钱”的行业相比,实体经济利润薄、投资规模大、资金回收周期长。发展实体经济需要耐得住寂寞,经受得住诱惑。

要弘扬“艰苦奋斗、敢闯敢干”的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总结“晋江经验”时,将“始终坚持在顽强拼搏中取胜”作为一个重要启示。在实体经济领域,企业竞争激烈,很多传统行业的附加值很低,要将企业做大做强就必须吃苦耐劳、敢闯敢拼。

要弘扬“事事处处讲诚信”的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将“始终坚持以诚信促进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作为“晋江经验”的重要内容。对一个社会来说,“讲诚信”能够有效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经济运行效率。对单个企业来说,“讲诚信”更是安身立命之本。我们要把塑造“讲诚信”的社会氛围作为优化发展环境的关键举措。

实体经济是中国在激烈的国际经济竞争和全球政治博弈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依托。晋江在过去几十年中,走出了一条成功发展实体经济的道路,形成了不少有益的经验。我们要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指示为指导,进一步总结好践行好“晋江经验”,让“晋江经验”在我国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地址/Add: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22号院亦城财富中心1号楼4层

电话/Tel:010-87162979

邮箱/Mail:hr@guoyanedu.net